当前位置:首 页 >> 新闻中心

全球大宗商品价格骤跌潮起“再通胀交易”降温

发布时间:2017-11-17  来源:    阅读次数:133

 截至11月16日收盘,沪镍期货主力合约下跌2.7%至93330元/吨,过去两天累计跌幅接近9%,成为受伤最重的期货品种之一,引领沪锌、沪铅、沪铜等金属类期货品种在过去两天累计跌幅均超过3%。

“沪镍大跌,主要是受到周二伦敦LME期镍大跌5.7%、创下去年3月以来最大单日跌幅的冲击。此外,伦敦LME期镍大跌也拖累伦敦期铜、期铝等金属期货品种过去两天也出现约2%跌幅。”一家国内期货公司分析师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。

此前受电动车产业高成长影响,市场普遍预期作为锂电池原材料的镍需求将出现骤增,纷纷买涨期镍套利。尤其在11月1日,伦敦LME期镍一度涨至13030美元/吨,创下2015年6月以来最高值。

这也引发期镍市场剧烈的多空博弈。高盛等投资机构认为镍需求被夸大,转而针锋相对地逢高沽空期镍价格。

“目前而言,空头占据上风。”对冲基金Axiom金属板块分析师Gordon Johnson分析说,“当前多头的反击胜算并不乐观,究其原因,随着美联储年底加息‘铁板钉钉’触发金融市场对全球资金流动性趋紧的担心,失去QE资金支持的大宗商品很可能面临遭遇新的回调压力。”

走下神坛的镍价

在11月14日晚大跌5.7%之前,伦敦LME期镍是三季度以来表现最亮丽的金属期货品种之一。

托克首席经济学家Saad Rahim认为,这主要是受到电动车产业高速发展的利好效应带动。他预计,到2025年全球电动车产业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0%,硫酸镍(nickel sulfate)作为锂电池的核心原料,到2030年需求将增长50%至300万吨/年,无形间大幅提振镍需求。

这一度触发金融机构大举买涨期镍的热情。11月1日伦敦LME镍一度涨至13030美元/吨,创下2015年6月以来盘中新高,而其他金属期货报价正在远离年内高点。

多方了解到,包括大宗商品贸易商嘉能可(Glencore)和托克(Trafigura)、美银美林等机构都是力挺镍价大幅上涨的主要推动力量。

然而,高企的镍价也引发不少投资机构的狙击。

高盛认为,这轮镍价大涨可能不会持续很久。一方面全球偏高的镍库存,足以大幅消化电动汽车产业高成长引发的镍需求;另一方面电动汽车未来产量预估值过高,以及高价引发镍产量增加等因素,都令镍价冲高回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全球最大镍生产商俄罗斯诺里尔斯克镍公司也发布警告,市场对镍价可能过度看涨。在今年镍供给量200万吨里,电动汽车电池所需的镍供应仅有6.5万吨,因此电动汽车产业发展对镍需求的提振作用,还要等待数年才能体现。

正是高盛、诺里尔斯克镍公司等空头阵营的狙击,令11月初镍价创下新高之际,净多头头寸增速却出现疲软。伦敦金属交易所(LME)数据显示,截至11月3日当周,基金经理持有的期镍净多头头寸为39841手,较前一周仅仅小幅增加1115手,增幅不到3%。

Gordon Johnson分析说,机构炒作电动汽车产业高成长与镍需求增加,更像是押注未来;而当前支撑镍价走势的最大因素,则是中国钢铁企业能否持续进口镍铁合金(ferronickel)和镍生铁(nickel pig iron)等低品质镍,进而不断扩大不锈钢产量。

他认为,因为中国房地产与基建项目投资数据下滑,预示了中国钢铁企业将压缩产量,进而削减镍需求;此外唐山市等城市相关部门比往年提前一个月,要求当地钢铁等重点工业企业落实错峰限产工作,也加重了镍需求疲软。

“所幸的是,由于此前镍价涨幅较大,5.7%跌幅未必会让嘉能可、托克等多头出现止损平仓或止损迹象。”他进一步指出。但多头必须找到新的支撑镍价上涨的“理由”。

国际镍业研究组织(INSG)近日表示,2018年全球镍将连续第三年出现供小于求,原因是不锈钢行业与含镍电池增产,带动了镍需求回升。

2018年精炼镍供应缺口为53000吨,低于今年供应缺口预估值98000吨。

投资银行Jefferies金属板块分析师Christopher LaFemina直言,年底美联储再度加息加重了金融市场对资金流动性趋紧的担心,这无疑将造成债市、股市、大宗商品市场均出现资金流出迹象,导致估值进一步下跌。

再通胀交易“停摆”

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纷纷下跌,原先悄然升温的再通胀交易也遭遇半途而废的窘境。

Christopher LaFemina透露,所谓再通胀交易,主要是不少对冲基金看到近期油价重回60美元/桶上方,预感通胀压力升温,因此加仓期铜、期铝、期镍等大宗商品多头头寸,借助通胀压力升温从中获利。尤其是美国10月核心CPI同比增速达到1.8%,创下4月以来的最快增速,令不少对冲基金相信美国低通胀状况有望尽早结束,相应的再通胀交易胜算骤增。

但他意外发现,上周以来大宗商品市场却一反常态,一面是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持续上涨至64.4美元/桶附近,创下过去两年以来最高值;另一方面是不少对冲基金却在悄悄削减各类金属期货净多头头寸。

其中,伦敦金属交易所LNE最新持仓报告显示,截至11月10日,基金经理持有的LME期铜净多头头寸下降至63240手,较前一周骤降2782手。

在Christopher LaFemina看来,引发对冲基金提前半途退出再通胀交易的一大原因,是不少对冲基金通过实地考察,意识到中国信贷收紧与环保限产措施正传递到实体经济层面,引发金属需求出现下滑。

一位月初在中国河北地区调研的海外对冲基金经理表示,他正要求基金管理团队在11月15日前削减50%的伦敦LME金属期货净多头头寸,并且终止再通胀交易策略。“不少对冲基金都在采取类似的做法,将撤离资金转向黄金等避险品种。”他透露。

  返回>>